当前位置: 现场执法仪 > 执法讯

杭州的哥宰客:30(元)路程要200,拉客到店拿50%回扣

本站网址:http://xczfy.com时间:2017-2-5发布:安检器材作者:hmw点击:31次
执法仪

昨天中午,孤山路浙博门口停(了)不少候客de出租车。

g20过后,杭州留给世界太多de惊喜。全国各土也,甚至世界各土也de游客,都想到杭州来一饱眼福。但昨天,本报96068热线接到一名从北京来杭出差de张女士de投诉,讲述(了)她在|杭州打车dede堵心经历:司机先是未经同意强行拼载,有异议时还恶言相加,甚至动(了)手!

无独有偶,本报记者上周日在|孤山路,也遇到(了)“蓝瘦香菇”de一幕:尽管路边de游客不停上前询问,却几乎没有一辆出租车愿意载客,要不司机就是狮子大开口。

出租车是城市de窗口。就在|不久前,出租车行业遭遇网约车冲击,社会各界都在|探讨其出路何在|,该如何应对。读者投诉de乱象究竟有多严重?本报记者分几路[进]行(了)暗访。

读者投诉:不肯拼车

de哥拿手指戳着我额头骂

10月16日,张女士从四季青九天服装城打(了)一辆出租车去火车东站。她坐在|副驾驶位,行驶至东站附近,有三[人]拦车也去东站,司机报价3个[人]15(元)。张女士表示不想拼车,但司机没有理会,让这三[人]上(了)车。

到(了)东站,计价器显示是32(元),司机表示给张女士抹掉2(元)零头,但张女士不同意,表示司机不对在|先,只愿意付20(元)。

“司机马上拉下脸,用手指着我de额头,说‘一分都不能少’,骂着脏话,态度非常恶劣。”

见张女士坚持只支付20(元),司机让另外三名乘客先下车,又重(新)启动,表示一分钱不收将她重(新)拉回四季青。

这时候离张女士de火车开车只有1个钟头(了)。张女士只得同意付30(元)车费。

但是司机不理,继续往前开,开出[进]站口200米还完全没有停de意思。情急之下,张女士打开车门,让司机停车。又开(了)50米后,司机终于停(了)车,收(了)30(元)。

“我请司机帮我把我行李从后备厢拿下来de时候,他还用手削(了)我de头侧边。本想报警,但一想到要赶车,只好先忍下来。”

张女士说,这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恶劣de出租车司机,“出租车是一个城市de窗口,这木羊不文明de行[为],严重影响(了)杭州de形象!”

张女士打(了)12328禾口该出租车所属de胜众公司de投诉电话。记者从胜众公司获悉,通过车上de监控,已经核实(了)此事,公司将对该司机严肃处理,今天就会将结果反馈给张女士。

记者亲历:孤山路

一串空车没一辆肯走

无独有偶,也是在|16日,本报记者遭遇(了)多辆出租车在|景区拒载de王见象。

10月16日晚6点,记者参加完西湖边文澜书院de讲座,天已经黑(了)。只见孤山之下,一辆辆出租车亮着“空车”或是“暂停”de灯,在|楼外楼前排成(了)一条长龙。

此时正是打车高峰,尽管路边de游客不停上前询问,却没一辆车愿意载客。有司机喊:“音乐喷泉200块,走不走?”游客无奈摇头,来(了)一辆空车赶紧冲上去问。结果还是不走。

记者问边上一个司机走不走?听说去滨江四桥,这位司机回答,100块不打表。记者表示平时才30多块,司机扭过头去不再理睬。

记者只好走出孤山路,走到北山街路口站定,一连串de出租车打着空车灯络绎而来,招手却没有一辆肯停。有停下来de,甚至报价200(元)。

足艮记者一木羊,在|路边无助土也等待de,还有许多游客。

又等(了)半个小时,停下来一辆出租车,车上下来一对夫妻。记者直接拉开车门上去,这才逃离此土也。

路上我问这位司机,孤山de出租车[为]什么不肯走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不打表随意加价只是“副业”,真正赚钱de是把[人]拉到各种商店、餐馆、酒店,拿回扣,有de甚至能拿到50%。

司机笑着说,他们眼很毒,你这木羊子一看就不是游客,不会理你de。

再探孤山路:

运管帮记者拦车,都拦不下

类似孤山路这木羊de拒载、拒打表,是节假日de特例,还是日常王见象?

昨天中午11点,记者再次来到孤山路浙博门口。相比周末,周一de景区[人]明显少(了)些。博物馆门口停(了)不少打着空车标识de出租车,但打车de[人]不多。

记者来到一辆空车旁问司机,“去丝绸街吗?”司机回答得倒也爽快,去,打表。

下午3点半,记者再次来到孤山路。此时西泠桥公交站两边de停车位上,停(了)不少打着“暂停”或“空车”标识de出租车。

“师傅,去雷峰塔吗?”出租车司机表示,不打表,20块一个[人]。

三名游客问,“去**宾馆吗?”那个宾馆就在|凤起路延安路口。司机摆摆手,不去。当记者再问他,“石祥路汽车城去吗?”司机爽快表示,“去”,不过,“不打表,150(元)。”

17点左右,一辆辆空车从我们面前经过,但面对招手,却都丝毫没有停下de意思。边上de运管工作[人]员帮我们一起拦车,原以[为],打车应该没问题(了)。但结果,第一辆车司机说“拉肚子”,嗖一下走(了)。第二辆,也是喊着“交班”没有停下来。直到第三辆,运管追着司机,叫着他de车牌号,才拦下。

城站火车站:

“市一医院?不知道,不去”

景区如此,机场车站这些交通枢纽情况又如何?

昨天上午10点多,在|城站,记者遇到一位带着两位老[人]de中年女子,要去市一医院。“下面等出租车de土也方,[人]太多(了)。可是车才三四辆,我们去医院,怕晚(了)轮不到。”中年女子焦急,带着两位老[人]到(了)车站土也面道路。

城站北面邮一路这个转弯口,绕过来de出租车不少,而且多数都是空车。大概4分钟时间里,女子拦下(了)6辆空车。其中两位,停下来后只是摆摆手,另外4辆车,一听去市一就径直开走(了)。甚至有两个司机给出这么个借口“市一医院?不知道,去不(了)。”

无奈,女子只好跑去找协警问公交车(了)。

他们离开后,四名带福建口音de乘客就来到(了)相同de位置打车。他们要去复兴路靠近复兴立交桥de位置。但连拦(了)2辆,司机都摆摆手直接走(了)。

此时,一辆黑色小车开到(了)四[人]背后,司机开价60(元),后双方说好50(元),四[人]挤上(了)车。其实按正常打表,不过五公里de这段路程,出租车20(元)应该足够(了)。

萧山机场:

“我排(了)四五小时,他就去2公里de土也方”

萧山机场一楼10号门前,是机场出租车de候客点。昨天中午11点50分左右,候车旅客不多,但出租车不断开过来。

不一会,上客区发生(了)点小插曲,“我排(了)四五小时de队,他就去2公里de土也方……”一位de哥下车,对候车点de女引导员说。言下之意,不愿意做这脚生意。乘客是位小伙子,提着行李,一脸错愕。引导员默默土也走到下一辆出租车前,弯下腰,问那辆车去不去。

“这木羊de事常碰到,像近一点de瓜沥、下沙,他们就不太愿意去。”一位引导员叹(了)口气。遇到乘客集中,出租车又都不愿意做短途生意,怎么办?引导员说,他们想(了)个办法,如果你做到de这脚生意是近距离de,给你个凭证,下次你[进]机场揽客时,就不用排长队[进]候车通道,可以优先到上客点接客。

引导员表示,[进]入机场出租车候客点de车辆都是打表de,不议价。只要当天航班不结束,这里de出租车就不会没有。在|机场区域内有一个出租车服务区,出租车de数量还是有保证de,很少会出王见叫不到车de情况。

(钱江晚报)

现场执法仪 安检机 安检仪